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的大麻股: 终极指南

Cannabis stocks ASX medicinal marijuana pot
到2025年底,全球合法大麻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464亿美元。

大麻最近已成为全球市场上最热门的投资领域之一。尽管澳大利亚有法律限制,但在过去几年里,ASX还是出现了一系列大麻股票上市交易。

不过,就在不久前,投资这种开花植物的想法还意味着把钱投进非法的“藏匿处”。

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娱乐性大麻使用在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是非法的,这一事实意味着现代药理学对它的研究严重不足。

随着其医疗效益的临床研究和商业用途的探索,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投资的良机——或者只是昙花一现?

大麻是什么?

对于那些不熟悉的人来说,大麻通常被称为“marijuana”,非正式地称为“weed或pot”。

大麻植物物种的两个主要特性是delta-9四氢大麻酚(THC)和大麻二酚(CBD)。

这两种化合物都会与人体的内源性大麻素系统相互作用,从而影响大脑中神经递质的释放。这些神经递质在细胞之间传递关于疼痛、压力、睡眠和许多其他功能的信息。

每种化合物相互作用的方式不同,对人体产生的影响也不同。

CBD vs THC Cannabidiol Tetrahydrocannabinol
CBD vs THC

关于这种植物中存在多少其他化合物的报道各不相同,有些化合物的检测水平非常低,但这个数字一直在500左右。

THC

四氢大麻酚是主要的精神活性成分,因其能产生欣快的“快感”而臭名昭著。

除了它的娱乐目的,它已经被用于医学上的放松和缓解疼痛的效果。

它还被认为有助于改善失眠、食欲不振、恶心、焦虑等症状,并作为一种肌肉松弛剂。

CBD

CBD是一种不具毒性的化合物,可以平衡或减弱四氢大麻酚的作用。

它被认为是一种较好的药物,因为它缺乏精神活性副作用,并有许多其他医疗效益。

除了疼痛和恶心的管理,它主要用于治疗癫痫,炎症,偏头痛,抑郁症,精神病或精神障碍。

Hemp

Hemp是一种大麻品种,主要是为其纤维而种植。它可以被提炼成纸张、纺织品、服装、可降解塑料、建筑材料和绝缘材料、油漆、生物燃料和动物饲料。

其中CBD含量较高,THC含量相对较低,是理想的CBD油源。

Hemp种子最近被吹捧为“超级食物”,含有高水平的蛋白质、膳食纤维和氨基酸。它们也是镁、锌和铁的丰富来源。

Hemp种子可以生吃,磨成麻粉或制成液体,如大麻’牛奶’。它们也可以冷压成油。

Hemp植物的叶子不像种子含有那么多的营养价值,但仍然可以作为多叶蔬菜或榨汁食用。

萜烯

一些不太为人所知的化合物是萜烯,它是一种香油,为每一株植物提供独特的香气。这些油被认为具有不含CBD或THC的药用特性。

研究人员在大麻植物中发现了100多种不同的萜烯。一些常见的化学物质包括柠檬烯,它有一种柑橘的香味,被认为可以有效地缓解压力和焦虑;还有肉碱,它被认为可以缓解慢性疼痛和治疗失眠。

另一种常见的味道是蒎烯,它闻起来像松针,已经显示出作为抗炎剂、局部防腐剂甚至是哮喘患者的支气管扩张剂的潜在医学价值。

使用大麻

大麻是显示巨大的承诺在治疗一系列的疾病和条件从食欲增强、止呕的病人经历化疗或患有艾滋病毒/艾滋病在抑制或消除剧烈或肌肉痉挛会话疾病如癫痫、多发性硬化、中风和帕金森病。

大麻在治疗失眠、湿疹、止痛、黑素瘤甚至自闭症方面也显示出一些前景,尽管其中许多说法显然需要得到医学试验的支持,在试验中,将各种大麻素的标准化剂量与目前的治疗方法进行比较,以确保它们是有效的。

除了用作食物或纺织品外,大麻还被用作建筑材料,与石灰混合制成类似混凝土的砖,称为“大麻混凝土”。作为一种耐用且“透气”的材料,它也被用于隔热。

作为一种纸制品,大麻既轻又强,具有较高的抗撕裂性,所以已被用于特殊项目,如卷烟纸,滤纸,甚至银行票据。

大麻和CBD作为化妆品和护肤品的一种成分也显示出了潜力,它们的抗氧化和抗炎特性被认为有助于治疗痤疮、干燥皮肤和预防皱纹。

当然,你不能忘记这种植物作为具有精神活性的娱乐性药物的更有争议的用途。

医疗史

大麻有着极其悠久的历史,最早有记载的使用大麻的案例可以追溯到中国的神农氏时代,他被认为是“中医之父”,大约在公元前2800年。

在古希腊、古罗马、印度印度教徒和亚述人的古籍中也提到了大麻的治疗作用。

印度传说把发烧描述为“神的热气”,在宗教仪式中使用大麻来安抚神和降低发烧。现代科学已经证明四氢大麻酚可以有效降低体温。

大麻的一些医学适应症包括治疗风湿痛、便秘、疟疾和女性生殖障碍。

Cannabis medical health benefits for the body
药用大麻和hemp的健康效益。

据信,中国外科手术的创始人华佗在公元200年左右,将葡萄酒与这种植物的混合物混合,制成一种“熬粉”,让病人在手术过程中麻醉。

1841年,爱尔兰医生William Brooke O’Shaughnessy在印度生活后,将大麻引入现代西药。他的研究论文详细描述了大麻的许多医学益处,包括它阻止儿童抽搐的一个案例。

工业历史

Hemp是生长最快的植物之一,也是一万年前最早被纺成可用纤维的植物之一。

它的质地与亚麻相似,通常用于织物、绳索和帆布,有趣的是,canvas一词由“cannabis大麻”一词衍生而来。

1454年,世界上第一本在活字印刷机上印刷的书《古腾堡圣经》是在麻纸上印刷的。这本圣经仅存的几本原件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书,完整的副本价值约2500万美元。

1690年,美国第一家造纸厂用大麻造纸,1853年,Levi Strauss & Co用hemp制成了世界上第一条牛仔裤。

1897年,Rudolph Diesel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柴油发动机,它的设计宗旨是使用清洁燃烧的植物油,包括hemp油。在大约三十年的时间里,大麻油一直是汽车的首选燃料。

但是在20世纪30年代,反大麻的宣传改变了一切。

为什么它被定为非法?

在20世纪初,大麻是许多大规模生产的合法药物的关键成分,之后限制增加,并开始被贴上毒药的标签。

Harry Anslinger和William Randolph Hearst这两名美国男子被认为是现代大麻禁令的罪魁祸首。

Anslinger于1930年成为Federal Bureau of Narcotics局长。Hearst,一个出版业和木材业巨头,被认为是他的同谋。

1936年,美国宣传电影Reefer Madness上映,讲述了一个警世故事:青少年被毒贩引诱吸食大麻,结果过着可怕的犯罪生活。

它将大麻妖魔化为一种危险的毒品,利用了当时美国白人的种族主义态度,与Anslinger的竞选活动如出一辙,后者将非裔美国人描绘成更倾向于大麻,并将大麻和他们的“邪恶”爵士乐一起推给无辜的白人。

与此同时,在墨西哥革命期间,Hearst失去了80万英亩林地给Pancho Villa,加上他的造纸厂越来越多地被大麻取代。

因此,他利用自己的出版帝国将大麻与墨西哥人联系起来,玷污了公众对大麻的看法。

事实上,墨西哥的西班牙语单词“大麻”(marihuana)在宣传中被用来代替大麻,这进一步加剧了美国人的不安情绪,他们担心墨西哥移民会涌入南部各州,尤其是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

大麻不受欢迎的另一个原因是人们可以自己种植大麻,这对制药和石化公司造成了影响。

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杜邦化学公司(DuPont chemical company)开始销售人造丝,然后是尼龙和其他纤维,在淘汰大麻生产过程中获得了财务利益。

随着Anslinger和Hearst的诽谤运动的继续,到上世纪30年代中期,美国各州都对大麻进行了管制。

William Randolph Hearst marihuana cannabis illegal marijuana
William Randolph Hearst利用他的媒体帝国作为影响力的宣传工具,将大麻的犯罪化归罪于他。

1937年通过的《大麻税法案》,有效地禁止了大麻的使用和销售。Anslinger是这项法案的起草者。

这一法案后来被1970年的《管制物质法案》所取代,该法案将大麻列为最受限制的药物使用,附表1,使得药物制造商甚至研究人员很难合法获得大麻。

这种限制药物的状态蔓延到大多数现代西方国家,因此很少或根本没有对大麻植物中发现的数百种天然化合物进行现代药理学研究,其中包括104种大麻素。

直到现在,我们才更详细地了解到这些不同的大麻素化合物是如何相互作用并触发中枢神经和免疫系统中的受体,从而产生对人类健康大有裨益的效果。

近代法律的变化

有趣的是,正是大麻作为一种非法娱乐药物的使用,最终导致了世界各地的巨大政治压力,这些压力来自患病儿童的父母,他们被迫实际上成为罪犯,安排供应大麻油,以减轻其子女的症状。

这使得研究和供应药用大麻的限制大大放宽,目前有51个国家以某种形式将大麻合法化或非罪化,其中31个国家已完全将大麻用于医疗和/或娱乐用途合法化。

Cannabis map legal illegal medical recreational
大麻目前在世界各地的法律地位。

澳大利亚于2016年10月获得立法批准,2017年才被合法允许进口药用大麻。

同年,大麻食品也被批准供人类食用。在此之前,所有种类的大麻都被禁止作为食物添加或出售。

澳大利亚政客们对于将核电站合法化用于娱乐目的的想法存在分歧。尽管工党和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反对该计划,但绿党和自由民主党却支持该计划,甚至声称该计划每年可为经济带来近2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仅消费税收入就达3亿美元。

医用大麻从2001年开始在加拿大合法化,去年10月,它成为继乌拉圭之后第二个将拥有和用于娱乐目的的大麻合法化的国家。

近年来取消限制的国家还包括美国、南非、秘鲁、哥斯达黎加、智利、哥伦比亚、墨西哥、西班牙、葡萄牙、德国和捷克共和国。

去年11月,英国还将药用大麻作为一种受管制药物合法化,今年2月才收到第一批合法大宗大麻。

有趣的是,尽管荷兰,尤其是其首都阿姆斯特丹因其大麻的广泛使用而闻名于世,但从技术上讲,大麻在荷兰仍然是非法的。

Marijuana illegal
近年来,世界各地都在放松有关大麻使用和获取的法律。

这是当地“咖啡馆”的传统销售方式,少于30克通常被认为是轻罪。据了解,当局对供个人使用的更小数量的大麻熟视无睹,尽管从技术上讲,警察仍然可以没收这些大麻。

此外,从法律上讲,只有公民才可以购买大麻,但阿姆斯特丹的一些咖啡馆除外,它们可以向游客出售大麻。

与此同时,预计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United Nations Commission on Drugs)将在3月初于维也纳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就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大麻建议进行投票。然而,由于包括美国、俄罗斯和日本在内的几个成员国要求额外的时间来审议这些建议,会议被推迟。

一月份发布的这些建议包括改变CBD的分类,以认可其医疗效益。

在澳大利亚的许可

在澳大利亚,种植、制造甚至研究大麻都需要许可证和许可证。

2018年10月,政府的药物控制办公室雇佣了更多的员工来管理大量来自想要商业化种植大麻或生产大麻制品的公司的许可证申请。

种植者还需要许可证,包括设施检查和指定许可证持有人可以种植的大麻植物的类型、植物的数量和重量,以及供应链中的下一方(即特定的制造商或研究人员)。

在澳大利亚的获取权

尽管澳大利亚有立法机构批准药用,但这并不像去当地医生那里开处方那么容易。医生必须先获得授权才能给你。

治疗性商品管理局(TGA)根据两种特殊的获取方案控制谁可以使用医用大麻:SAS A用于姑息治疗患者,而SAS B用于“未经批准”的产品。

迄今为止,世界上只有两种注册的大麻药物——用于治疗癫痫的Epidiolex和英国GW Pharma公司旗下的Sativex鼻腔喷雾剂。

然而,TGA也允许进口未经注册的产品(即未经临床检验的产品)仅用于医疗目的。

Cannabis Access Clinics Australia Perth medicinal
Cannabis Access Clinics在澳大利亚有许多经营场所。

获取大麻的费用也相当昂贵,因为药用大麻目前不包括在药物福利计划中,这意味着费用由病人自掏腰包支付。

根据大麻获取诊所最近的市场调查,澳大利亚病人每月平均花费370澳元用于治疗。

据该诊所报道,癫痫患者的花费甚至更高,估计每月约1000澳元。

然而,FreshLeaf Analytics本周发布的一项新产品和定价分析显示,在澳大利亚,药用大麻产品的价格,尤其是大麻油的价格已经开始下降。

尽管如此,在增加剂量的推动下,2019年第一季度患者的月支出增长了11.5%。

此外,CBD产品似乎已经达到了底价,过去6个月保持不变,每毫克0.10澳元,相比之下,其他清单价格在同一时期下降了26%。

潜在市场规模

近年来,大麻的逐渐合法化引发了一场惊人的热潮——其中大部分出现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股市——各公司纷纷采取行动,以应对大麻产品潜在的巨大市场。

去年,Global View Research的一份报告估计,到2025年,全球合法大麻市场将达到惊人的1464亿美元,其中美国和加拿大是市场的领跑者。

尽管如此,其他市场研究公司提供了不同的行业价值,新前沿数据估计未来市场价值250亿美元。

去年年底,该公司发布了一份深度分析报告,估计澳大利亚目前的大麻市场(包括非法市场)总价值可能高达63亿澳元。

与此同时,欧洲公司Prohibition Partners表示,到2028年,海洋大麻产业(包括大洋洲、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的经济价值至少为123亿澳元。

Prohibition Partners还预测,如果很快合法化,澳大利亚的娱乐市场在十年内每年将增长到88亿澳元。

该公司报告称,尽管目前有超过1000名澳大利亚注册病人接受大麻作为处方药,但到2028年,这一数字可能会增至40万。

与许多依赖温室气体生长的海外市场不同,澳大利亚有种植户外大麻作物的潜力,而且在阳光充足的地区,一年种植两种作物也是可以想象的。

Cannabis crop field hemp
在田里种植的工业用大麻。

在这里种植大麻作物仍处于早期阶段,尽管与大多数农业出口一样,澳大利亚显示出巨大的潜力。

投资银行Cannacord Genuity Group的高级分析师Matthjs Smith表示,澳大利亚在利用全球和本地投资者的兴趣方面处于有利地位,预计2019年将是该行业的重要一年。

他说:“我们(澳大利亚)是医用阿片类药物的主要出口国,我认为我们可以把这种经验应用到医用大麻领域。”

大麻生产商Cann Group的首席执行官Peter Crock说,在澳大利亚法规还在制定的时候,进入出口市场是很重要的。

他表示:“我们没有足够的(本地)需求,在如此低的耐心基础上,建立一个新行业将非常困难。”

2019年市场预测

预计2019年ASX上将出现更多大麻库存,现有库存预计随着更多本地生产的医用大麻产品上市,病人数量将会增加。

在美国肯塔基州种植工业大麻的Ecofiber是一家计划在2019年3月底在ASX上市的公司。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Cannvalate计划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大麻种植中心,该公司于2018年10月完成了400万澳元的系列融资,并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上市。

根据FreshLeaf Analytics的研究,澳大利亚的患者市场预计将以每月约9%的速度增长,到2019年将新增1.5万至2万名患者。

根据目前的市场预测模型(假设今年不会有重大的监管变化),该公司预计到2020年,澳大利亚合法药用大麻市场的年产品收入将达到约4300万美元。

大公司介入

大麻也正在成为主流——Constellation Brands是Corona和Modelo啤酒品牌以及Svedka伏特加背后的母公司,最近成为加拿大大麻龙头公司Canopy Growth Corp的最大股东,并计划对注入大麻的饮料进行试验。

这一举措受到啤酒酿造商Molson Coors的影响,该公司于2018年8月与加拿大种植者Hydrohecary公司合作开发了自己的非酒精大麻饮料系列,12月,百威啤酒(Budweiser brewer AB InBev SA)与医用大麻公司合资开发非酒精CBD饮料Tilray。

甚至前重量级拳击冠军Mike Tyson已经进入该行业,推出自己的大麻风险泰森牧场(Tyson Ranch)占地40英亩在加州,他设想将大麻“度假村”举办不仅种植者和研究人员,也是一个“食品工厂”,圆形剧场和地区为“豪华露营”(豪华露营的新趋势)。

也有传闻称可口可乐将进入市场,据报道,去年晚些时候,可口可乐曾与Aurora大麻公司商讨投资或合作事宜,但可口可乐公司目前已经拒绝了这一想法。

在医学方面,大麻试验的目标是治疗每年数十亿美元的疾病。

虽然你不会指望大麻类药物会在这些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但即便是很小的比例也可能值一大笔钱。

不难想象,几款以大麻为基础的畅销药物在疼痛、恶心、食欲、抽搐或肌肉痉挛减轻等市场上实现了大规模的全球销售,但需要多年的临床试验才能确保统一的剂量、确定正确的化合物组合并证明药物功效。

鉴于商业化道路较短,化妆品、食品补充剂、食用、石油和吸烟等更为外围的大麻产品的市场,以及提供纤维和生物燃料的市场,可能成为比作为药物更为直接的市场。

澳洲证券交易所的大麻股票

以下是在澳洲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大麻股票名单:

大麻股追踪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events and stock al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