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煤出口正面临威胁——但这不仅仅是中国政治的问题

Thermal coal exports Australia Whitehaven ASX WHC China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曾预测全球热煤需求将下降8%,但澳大利亚确实拥有竞争优势,因为中国在亚洲只是一个小客户。

“热煤在中国的黑名单上,”一家报纸上周在头版大声疾呼。报道称,澳大利亚煤炭出口商在向中国出口煤炭时面临更严格的限制,国有电厂被指示转而购买国内煤炭。

媒体报道将这一进展与中国政府威胁加大抵制澳大利亚产品联系起来。此前,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惩罚性关税,并禁止了中国四家最大的肉类包装出口公司。

然而,ANZ Bank的大宗商品团队却有不同的看法。

大宗商品分析师Daniel Hynes和Soni Kumari写道:“一些消息人士暗示,此举正在恶化澳中关系。”

“然而,我们认为这是中国支持国内产业的正常举措,”他们补充道。

2018年,澳大利亚是中国最大的动力煤供应国,占中国进口总量的35.4%,其次是印度尼西亚(31.3%)、蒙古(15.9%)和俄罗斯(11.7%)。

ANZ认为,实施进口限制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稳定中国煤炭价格努力的一部分。发改委负责中国经济的宏观经济管理。

两年前,NDRC委宣布了削减煤炭价格的计划,具体措施包括在重点地区减少煤炭的过度使用(从而减少消费),以及打击煤炭价格欺诈和投机行为。

这并不是说中国加强对澳大利亚的经济胁迫不会影响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但就向亚洲出口动力煤而言,还有其他几个因素值得关注。

冠状病毒病封锁已经通过减少进口需求严重损害了动力煤;俄罗斯正试图赢得更多的北亚市场份额;天然气也越来越便宜——尽管投资液化天然气(LNG)并不便宜。

积极的一面是,澳大利亚热煤的质量被视为一个主要的优势。

新型冠状病毒影响热煤

本月早些时候,国际能源机构(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预测,冠状病毒的影响将导致全球动力煤需求下降8%,为二战以来的最大降幅。

海运动力煤价格今年也下跌了约20%,再次是因为工厂和办公室关闭导致需求下降,这意味着电力需求大幅下降。

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 (CBA)将电煤价格预测下调了15%,至每吨65美元(99澳元)。

此前,在争夺亚洲市场份额的过程中,澳大利亚曾面临新的竞争对手。15年前,印度尼西亚在加里曼丹开发了多个矿山。

现在,俄罗斯正寻求在北亚市场获得更大份额,主要是台湾、日本和韩国。

与此同时,疫情后的时期看起来充满挑战,尽管预计需求会出现一些增长。

CBA说,所有主要的动力煤进口国似乎都在重新开放经济的道路上。世界银行主要关注的是印度,该国仍需降低病毒感染率。

“印度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推迟恢复正常活动,”世行最新报告表示。

与此同时,ANZ表示,印度在3月底实施封锁,导致该国发电量下降了25%至35%。与此同时,印度煤炭公司加快了动力煤的生产,进一步减少了进口需求。

日本的紧急状态加剧了海运需求的下降。

澳大利亚的竞争优势

首先,中国可能是最重要的市场,但绝不是唯一的市场。

Whitehaven Coal (ASX: WHC)是澳大利亚第二大上市的纯煤公司,其动力煤在亚洲有很大的市场,但中国在其客户名单上的位置很靠后。

Whitehaven约56%的动力煤产量输往日本,17%输往韩国,11%输往台湾,其次是马来西亚和菲律宾。

澳大利亚的热煤生产商已经大大降低了成本曲线,另外,他们可以生产亚洲新一代热电厂所需的高质量煤炭。

我们对亚洲出口的长期前景确实包括上行。

正如Whitehaven在最近的半年报告中指出的,高能量、低杂质的煤炭与环境改革紧密相关。

此外,亚洲还需要电力供应,以支持不断增长的城市人口和生活水平的提高。

此外,亚洲国家正在启用新的“高效、低排放”(HELE)燃煤发电站。

日本在建燃煤电站15座,总装机容量8670兆瓦。

此外,亚洲许多火力发电厂的历史还不到15年,因此寿命还很长,预计不会像南澳大利亚州和维多利亚州那样发生爆炸。(一家在线新闻网站刊登了一张照片,标题是“希望他们有足够的太阳能电池板!”,照片上的黑兹尔伍德核电站的烟囱本周被炸毁。)

动力煤生产商New Hope Group (ASX: NHC)认为,澳大利亚的动力煤非常适合亚洲最新一代的“超临界”和“超超临界”发电站。

如今,超临界蒸汽电站技术是大多数新建燃煤电站的首选技术,与现在被称为亚临界电站的老电站相比,它的效率更高,排放更低。

液化天然气需要更好的煤炭,这需要巨额资本支出

New Hope Group 说,发电的竞争性成本是亚洲国家在能源结构中保留燃煤发电的关键原因。

相比之下,对许多国家而言,转向液化天然气需要建设复杂的基础设施,用于卸货和再加工,需要较长的交货期和巨额资本成本。

与此同时,亚洲客户要求更高质量的煤炭。

日本一直是优质煤炭需求的领导者,以避免灰处理的成本,但现在台湾正在寻求更低的灰煤,以减少空气污染,而韩国则要求降低硫含量。

New Hope Group 认为,这对澳大利亚煤炭行业来说都是利好消息。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events and stock al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