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份经济是否会跌入悬崖?

Economy fall off a cliff September Australia 2020 COVID-19
Unprecedented public and private sector stimulus measures are due to come to an end in September.

冠状病毒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似乎终于过去了,但这并没有消除人们对未来最大经济影响的担忧。

最令人担忧的因素是9月份的到来——在9月份,数千亿元规模的空前规模的公共和私人部门刺激计划即将结束。

令人担忧的是,一旦巨额刺激措施撤出,消费者支出可能崩溃,从而为许多刚刚设法度过危机的企业敲响丧钟。

监管机构担心刺激计划的退出

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主席Wayne Byres对9月份的金融“悬崖”表示担忧。他表示,将允许银行降低资本缓冲,以起到缓冲经济压力的作用。

澳洲储备银行总裁Philip Lowe也呼吁银行利用其缓冲资金来支撑经济度过这场百年一遇的冲击,称央行预计资本比率不会维持不变。

许多分析师警告称,今年10月前后,银行坏账可能大幅增加,届时银行将开始要求客户恢复还款,政府支持也将取消。

联邦政府也面临着压力,要在9月份“就业岗位持有者”和“求职者”项目结束时考虑过渡安排。

银行提供了大规模的私人刺激

在流感大流行期间,银行通过允许家庭和企业借贷者享受6个月的贷款假期,有效地为经济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私人刺激。

澳大利亚银行协会的最新数据显示,429,900笔抵押贷款被延期,总额为1535亿澳元。

许多家庭也一直在寻求减免租金和各种其他费用,包括电话费和电费。

近140万人获得了高达1万澳元的退休金,其中超过46.3万人年龄在30岁以下。

数据显示,刺激计划正在发挥作用

由Accenture旗下AlphaBeta提供的数据显示,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的刺激相结合,在支撑整个经济的需求方面是多么重要。

然而,AlphaBeta主管、经济学家Andrew Charlton表示,如果公共和私人部门的艰苦措施突然同时取消,经济将面临“双重打击”。

他说:“这些趋势表明,到9月份,我们将面临悬崖。”

“抵押贷款将需要偿还。那些处于困境的人将进一步削减可自由支配的开支,对经济产生催化作用。”

跟踪数据显示,4月底,所有住房借款人的可自由支配支出比正常水平低了30%,但在过去一个月里,已收到抵押贷款延期付款的借款人和未收到延期付款的借款人的支出恢复速度大致相同。

花钱造就赢家和输家

这两个群体的可自由支配支出现在比大流行前的正常水平低7%左右。

可自由支配开支包括所有非必需开支,例如时装、美容美发、娱乐及家居用品等。

随着疫情限制的解除,许多企业仍在苦苦挣扎,但追踪显示,一些企业是大赢家,包括食品配送、硬件和在线电子产品零售商。

在5月11日至17日的那一周,送餐支出比正常水平高出230%,目前已连续三周比正常水平高出200%,而家居装修支出则比正常水平高出40%。

其他支出则要低得多,包括公共交通、汽油和旅游。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events and stock al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