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制改革将成为焦点

Tax reform Australia Federal Government COVID-19 Jobkeeper Jobseeker

而主要问题审查看着是陈旧的税收待遇,在老年人的养老问题,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税收一般需要改革,尤其是疫情重创就业后,州和联邦政府预算深红色。

事实上,为每个人提前支付高达2万澳元的退休金福利——这是一项决定性的税收改革——是政府抗击疫情对经济影响的关键举措之一,此外还有JobKeeper和JobSeeker等收入支持措施。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提议既“勇敢”又“创新”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税收和转移政策研究所(Tax and Transfer Policy Institute)或许感觉到,就税收问题展开对话的时机已经成熟,因此提出了自己的激进税收改革方案,其中包括一些有趣的变化。

其中一些建议很熟悉,但仍具有很大的政治挑战性——主要的例子是取消住房销售印花税,代之以所有自住房屋的土地税。

这种改革可能在经济上很有意义,因为它为州政府平衡了不稳定的税收流,分散了印花税的负担,减少了搬家的障碍。

但是,这种改革可能很难说服那些愤世嫉俗的选民,因为他们只看到对以前神圣不可侵犯的“家庭住房”征收新税。

因此,这使得它成为一项“勇敢的”改革,也可能是一种政治自杀式的改革。

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一直在考虑用土地税取代印花税,也有人建议提高消费税的税率或税基。

储蓄应按劳动收入单独征税

其他大多数建议的改变是完全不同的,主要的建议是储蓄应该独立征税,税率低于收入。

报告的合著者Robert Breunig教授表示,这种双重所得税制度将消除一些现有的扭曲——其中许多扭曲是将收入从年轻人向老年人转移的一种方式。

Breunig教授说:“一次又一次的审查表明,澳大利亚目前对储蓄征税的方式往好了说就是一团糟,往坏了说就是严重加剧了代际不平等。”

“一些储蓄措施是累进性的,对高收入人群课以更重的税,还有一些是累退性的。”

“有些人偏爱老年人,但惩罚年轻人。”

“我们目前的税收安排低效、不公平,扭曲了储蓄在社会和经济中的流动。这个体系很复杂,鼓励澳大利亚人参与昂贵的税收筹划计划。”

在双重所得税制度下,劳动所得税将继续实行累进制,税率将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而提高。

然而,储蓄税将是固定的,不受劳动收入的影响——以统一的方式鼓励不同年龄组的储蓄。

改革可以分阶段进行

“双重所得税制度的美妙之处在于,我们可以分阶段实现这一目标,”Breunig教授说。

也许是预见到这样一套改革方案可能招致的抗议声讨,Breunig教授说,“强大的游说团体”将会捍卫他们特定的储蓄安排,包括“房主自住房屋不可侵犯的性质、股息的归责或退休金的让步”。

“然而,如果不考虑这些个人储蓄选项如何塑造竞争格局、如何影响个人的选择、以及如何促进整个经济体中储蓄的有效调动,那么考虑这些储蓄选项的税收影响就毫无意义。”

股息和退休金也要征税

双重所得税制度的一些变化包括:

  • 股息将从当前的估算体系转移到以统一税率征税,消除劳动力和退休人员之间的差别。它还将使国内股票和国际股票的税收更加统一。
  • 业主自住房屋将被纳入老年养老金资产测试。
  • 退休金制度将会有实质性的变化,所有的缴款都将来自税后收入,并有潜在的前期补贴,对年轻人的额外税收将会更低。
  • 退休金收入将在退休阶段征税,而不是现行的对60岁以上人群免税的制度,增加的收入将用于降低总体的超级税。

改变“看起来很激进”,但这正是澳大利亚所需要的

Breunig教授承认,这些改变“可能看起来很激进”。

“但实际上,这些改革是合理的,将使我们更接近澳大利亚人应得的、这个国家需要的最佳税制。”

报告中列举的一些当前储蓄不平等的例子表明,收入在20,000澳元到37,000澳元之间的人,其储蓄的边际有效税率接近14%。

对于年收入超过18万澳元的人,税率不到6%。

目前较低的退休金税率给高收入者带来了实质性的好处,而银行账户利息是按照个人所得税税率征税的。

这意味着,年龄在20岁以下、还有45年工作时间的人对养老金的边际有效税率为36%,而年龄在55岁至59岁之间的人对养老金的税收优惠为其储蓄的111%。

加税股息和负扣税的成本超过230亿澳元

澳大利亚国民大学的报告是在公布了有关股息估算和负扣税的税收数据后发布的。反对党工党曾推动改革这两项税收,据说正是这两项导致上届选举失败。

澳大利亚税务办公室2017-18财年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大选之前,负负债租赁物业造成的税收损失已攀升至131亿澳元。

坦率的信用总额超过100亿澳元。

澳大利亚矿业联盟曾计划限制负扣税,并逆转Howard政府的一项举措,即为纳税人和养老基金的超额股息预估提供现金返还,或坦率信贷。负扣税是指业主通过负扣税来抵消其总收入的损失。

ATO的数据显示,2017-18年有超过220万人租房,其中130万人亏损。

虽然在2016-17年度,损失的总人数仅增加了1.6%,但总损失上升到131亿澳元,增幅接近7%。

大多数人对单一房产负扣税,但涨幅最大的是那些拥有三套住房或公寓的人。

税务专家预计,随着房东消化因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的租金折扣或未付款,负扣税成本今年将大幅上升。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events and stock al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