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股计划将再次打击小股东

Share placement ASX ASIC shareholders investors
澳大利亚融资法律的新变化将使小股东蒙受损失

小股东以前就见过这种陷阱,这次他们应该感到非常愤怒。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大小企业、优质企业和非优质企业都通过配股和不可放弃的股票发行,筹集了大量急需的现金。

这笔现金对该公司非常有利——帮助它在艰难时期生存下来——对新“基石”股东也非常有利,他们通过以较低的股价买进股票而获利。

然而,这对现有投资者来说通常是糟糕的,因为股票发行实际上稀释或减少了他们在公司的股份,他们往往无法以同样的价格购买股票——尽管有时有一个有限的股票购买计划。

更糟糕的是,低买入价格常常成为稀释后的股票新的、更低的基准价格。

25%的比例将加速这一过程

这一次,同样的敲敲打打又卷土重来了,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决定允许公司将发行股份的比例由原来的15%提高到25%。

这是一种大规模的价值再分配,价值从现有股东向“新”股东转移的潜力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一种规模更大的忠诚税,让人们不愿每隔几年就轮流缴纳保险、能源供应商和银行的高额费用。

股东购买计划和配股发行并不是全部答案

对私人投资者和自我管理的超级基金等小股东来说,唯一的小小安慰是,他们现在将被允许通过股东购买计划或按比例发行的方式,以同样的价格购买股票,这显然仍使他们处于明显的劣势。

出于某种未知的原因,监管机构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批准了这一想法。ASIC的宗旨是在所有投资者之间保持公平。

虽然在纸面上,配售加上SPP或按比例配售似乎能让事情保持公平,但有很多很好的理由说明为什么配售不公平。

新股东从现有股东那里获得免费价值

首先,这些配售的整体想法是通过向“新”股东提供一些诱人的价值来迅速获得现金,这些价值是以减少或稀释现有股东在公司持有的经济股份为代价的。

这仍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轻松实现——要么保持SPP的规模较小,要么让按比例发行的股份不可放弃。

通过保持SPP的规模,公司可以有效地说,所有的股东都被“出价”相同的价格,但他们没有被出价的是相同的数量。

如果一个小股东在SPP中所分配的股份被削减(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他们实际上是被稀释了两倍。

如果他们根本没有资金参与SPP,他们只会被稀释一次,但稀释幅度更大。

不可放弃的配股可能更糟糕

这与不可放弃的配股发行类似,但可能更糟糕。

因为小股东不能把他们的“权利”卖给另一个投资者,如果他们负担不起,他们的大稀释是自动的。

然而,第二次稀释可能会发生,因为他们无法认购的股票会被发行股票的承销商抢购,然后被其他人认购。

这些大规模的配售在财务紧张时期非常受欢迎,因为它们使发行公司能够迅速、相对容易地获得现金,从而支撑资产负债表。

从长远来看,他们还可以帮助公司生存和发展,这对所有股东都有利。

经济压力不是借口

然而,这些时候的财务压力对小股东来说通常也很艰难,这使得他们非常容易受到无法承担股票发行或SPP的影响。

他们在公司现有的股份实际上减少了,他们除了在年会上抱怨(通常只会耽误点心)之外,几乎无能为力。

他们还可以退出那些在配售计划中特别过分的公司,并奖励那些对所有股东更公平的公司。

有一些选项

对于小股东来说,一个选择或许是通过大型上市投资公司进行投资,比如Australian Foundation(ASX:AFI)和Argo(ASX:ARG)。这些公司通常足够大,能够在配股期间做出正确的决定,并有可能获得一席之地。

对于一些上市的小型股基金经理来说,情况也是如此,如果你更喜欢投资于规模较小的基金的话。

另一种方法是参与所有SPP和配股,以避免或减少稀释——如果有必要的话,出售其它股份。

或许可以预见的是,澳大利亚股票市场现在将迎来一系列大规模股票发行,其中一些已经宣布,还有很多即将宣布。

令人沮丧和恼火的是,这些时期的财务压力被用来掠夺小股东的忠诚,这些小股东仍是股市的命脉,但他们的工作却有利于投资银行家和现金充裕的大玩家。

在某些方面,这或许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企业仍需要一种快速、可靠的方式在这种情况下筹集现金,而大规模配售正是这样做的。

如果ASX、ASIC和这些公司自己能多花些时间考虑小股东在设计所有融资努力时的需求,那就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