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行长分享了经济方面的好消息和坏消息

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 RBA governor Philip Lowe shares good economic news bad COVID-19
据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行长Dr Philip Lowe称,未来数年利率可能仍将维持在当前水平。

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行长Philip Lowe博士公布了一份有关澳大利亚经济的成绩单,结果肯定好坏参半。

有利的一面是,迄今为止,疫情对经济造成的损害并不像他最初担心的那样严重,这让他松了口气。

不利的一面是,他正在为澳大利亚多年来的低利率做准备,这表明在遥远的地平线上看不到神奇的繁荣。

疫情大流行将对经济造成很多年的压力

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克劳福德学院(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s Crawford School)举行的一次虚拟会议上,Lowe博士表示,流感大流行改变了消费者的心态,并将给寻求复苏的企业和政府带来压力。

Lowe表示,创纪录的低利率将持续多年,冠状病毒大流行将给澳大利亚经济投下持久的阴影。

Lowe表示:“我认为,利率可能会在未来数年保持当前水平。”

“我们确实面临着这样一个世界,这种病毒在未来几年都会给我们带来阴影。人们将更加厌恶风险,他们不会愿意借钱,澳大利亚的人口动态将会下降。”

澳大利亚必须进行改革

Lowe博士坚持认为,澳大利亚需要实施改革议程,使经济摆脱当前的困境,联邦政府对基础设施、劳资关系和监管的关注是受欢迎的。

他还呼吁在其他领域进行改革,包括税收、人力资本、监管和研发。

他说:“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些领域的问题,我认为我们将只是在平庸的增长上踯躅不前,我们无法通过借贷来摆脱这种状况。”

他还暗示,RBA可能会采取一些自己的改革措施,在冠状病毒危机结束后的“几年内”,将30年前的通胀目标制提上讨论。

通胀目标制可能会改变

Lowe表示,现有的货币政策框架(包括2%至3%的通胀目标)对澳大利亚很有帮助,不应过快改变。

“我认为现在改变货币政策框架的时机不对,”他说。

他说:“我们使用了30年的这个系统非常好用。

“但随着未来几年事态的发展,它可能值得再次考虑。”

这标志着一个相当大的转变,与Lowe博士对通胀目标框架的明确支持不同,该框架于去年11月由财长Josh Frydenberg更新。

贬值将有所帮助

不出所料,Lowe博士还透露,他希望澳元从目前高得多的水平上回落,称这将有助于澳大利亚经济。

“我想要一张低一点的;我希望失业率更低,通胀率稍微高一些。”不过他承认,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目前很难说澳元被高估,”他说。

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 Governor Dr Philip Lowe dollar AUS chart June 2020

“在某种程度上,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但我认为我们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经济表现好于预期

不过,Lowe表示,他很高兴看到澳大利亚经济的表现好于他的预期。

今年早些时候,他曾预测,随着失业率攀升,工作时间将减少20%,但现在他认为降幅可能会达到10%。

在疫情大流行期间,RBA非常活跃,将官方利率降至0.25%的历史低点,购买了500多亿澳元的州政府债券,并向商业银行提供了900亿澳元的信贷额度,用于向中小企业放贷。

当时,联邦政府将官方总债务推高至6,804亿澳元的纪录高位,以应对税收收入大幅下滑,并加大额外支出以帮助支撑经济。

澳大利亚有理由保持乐观

Lowe表示:“政府最近涉足了许多领域,这让我感到鼓舞。它谈到了劳资关系、基础设施以及减少监管的必要性。”

“我担心,如果我们不利用技术的进步,看不到政策改革,我们就会继续迂回前进,经济增长和收入增长就会放缓。”

Lowe博士说,最近几个月政府应对健康危机的方式表明,它有能力进行经济改革。

他说:“与其他国家相比,澳大利亚过去几个月在卫生、政治凝聚力和经济方面都做得非常好。

“这应该会让我们更有信心,我们也能应对经济挑战。”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events and stock al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