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许多人高买低卖

buy low sell high stock market shares super fund cash covid-19

最古老的股票市场咒语之一是,你应该以低买高卖为目标。

这是一个简单而不言自明的事实,但它却被广泛忽视,甚至被颠倒过来,这就是为什么个人投资者甚至专业投资者的回报率通常落后于市场整体水平。

当前的熊市也不例外,在股市崩盘期间,大量卖家纷纷逃离股市。

许多超级基金的成员正走向可疑的现金“安全”

类似的情况现在也出现在养老基金中,大量的老年超级会员通过从平衡基金转到现金,锁定了危机对他们回报的影响。

规模庞大的Sunsuper基金管理着近700亿美元的资产,其中近10亿美元转换成了现金和有资本保障的期权。

同样,管理着530亿美元资产的Hostplus大型基金自3月初澳洲及海外股市开始下跌以来,已经有8亿美元转换为现金期权。

股票出售

大部分资金将来自平衡期权,因此股票将被低价抛售,以转换成现金。

人类的一种反应是,对具有破坏性的情况要么战斗,要么逃跑,尽管这两种反应在股市上都不是特别有用。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外逃可能尤其具有破坏性,因为通过抛售,超级基金成员锁定了由于市场动荡而造成的损失,如果他们持有现金,他们通常会错过任何市场改善的机会。

现金回报低

鉴于澳大利亚央行的官方利率仅为0.25%,现金回报率也特别低,因此它们甚至不太可能跟上通胀的步伐,从而进一步减少潜在的长期退休储蓄。

幸运的是,这种高买低卖的做法,与大型基金的整体资产基础相比规模相当小——尽管它可能对相关个人造成损害,因为历史表明,那些坚持到底、并随着时间的推移继续投资的人做得更好。

然而,还有一个更危险的障碍正在逼近,可能会对退休储蓄造成更大的冲击。

一个人从超级基金里提款2万美元会很有大伤害

美国联邦政府计划允许那些受Covid19疫情打击的人在两年内免税从他们的超级账户中提现至多2万美元,这可能会对基金和最终的退休账户余额造成一些实际损害。

根据提款人的年龄不同,他们可能会在市场低点抛售股票,并从自己的账户中抢到五倍于最终退休金额的钱。

这种提现存在几个问题,其中最主要的一个是,超级基金没有能力同时处理大量的现金提现。

资金没有做好准备应对突然的撤资

虽然超级基金在养恤金阶段确实有一定数量的退休人员,但他们的养恤金付款一般比其他成员在积累阶段的存款低得多。

大量的撤资请求可能会给这些基金带来问题,包括它们不得不在一个不合适的时间清算一些投资,包括股票、房地产或基础设施。

事实上,一些基金已经要求税务局参与这一过程,因为除了在某些明确规定的紧急情况下外,从来没有人设想超级基金的成员可以在积累阶段提取其资金。

在一波大规模撤资潮中,人们确实对一些基金的流动性感到担忧,并警告称,一些基金可能需要冻结或推迟赎回。

提款金额可能高达270亿美元,甚至更多

据财政部估计,撤资计划的规模应该在270亿美元左右,仅占3万亿美元退休金总额的1%。

这些估计数字可能会非常保守,在Covid19危机期间遭受失业重创的人可能会出现挤兑。

英国审慎监管机构提供的数据显示,整个超级金融系统有1,840亿美元现金,MySuper违约部门有450亿美元。

然而,业内人士表示,基金需要保持现金缓冲,并担心简化的super提前获取可能引发大规模股票抛售。

参议员Bragg抨击了基金,基金也进行了回击

自由派参议员Andrew Bragg抨击超级基金质疑政府为受疫情影响的民众释放超级基金的决定,称这些基金风险管理不善,过于依赖包括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在内的非流动性资产。

参议员Bragg表示,”如果当前市场状况要求养老基金以低价出售资产,从而加剧投资业绩不佳,那麽客户应该向其超级基金的管理团队和受托人委员会提出尖锐的问题。”

“冠状病毒对国内和全球经济的影响显然是出乎意料的和严重的。它不应该为不谨慎的做法提供资金。”

前总理Bracks说,索赔可能高达540亿美元

参议员Bragg的批评受到了包括Cbus主席和前维多利亚州州长Steve Bracks在内的行业退休领导人的反驳。

Bracks先生警告称,如果为了满足提前发放计划的需求而在严重低迷期间出售股票,长期退休储蓄和股票市场都可能受到扭曲。

Bracks先生表示,他认为提前发放养老金的需求可能是政府估计的两倍,他希望澳大利亚央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为该计划提供初始资金,以防止市场损失影响到所有养老基金的成员。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events, and stock al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