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大利亚证交所上市的殡仪馆游戏中,没有绝对确定性

InvoCare Propel Funeral Parlours ASX PFP IVC
尽管全球大流行,澳大利亚的死亡率下降,迫使殡仪业者的利润下降。

在大流行时代,一个简洁的投资理论是,死亡护理行业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对冲,以避免瘟疫带来的人力成本和随之而来的经济混乱。

但是,就像盲目相信黄金是一个安全港一样,殡仪馆作为一种防御手段的观念应该被摒弃、埋葬和火化。

本月来自上市公司InvoCare (ASX: IVC)Propel Funeral Parlours (ASX: PFP)的利润结果表明,尽管病毒死亡人数在上升——不感谢于维多利亚——其他因素也在降低死亡率。

对于一个以设备等固定成本为基础的行业来说,不利的风向正在吹大。

社交距离措施导致收入下降

据Propel称,其中一个“问题”是,社交距离和口罩意味着流感发病率骤降,降幅高达95%。

车辆死亡事故也是如此:全国范围内,到目前为止已经下降到约70%(10%),而在缺乏活动的维多利亚州,下降幅度更接近20%。

另一个不利因素是,每次葬礼的收入有所下降,部分原因是对哀悼者的限制。这些限制在其他地方已经很大程度上被取消了,但在犯罪的维多利亚州,最多只能有10人参加葬礼(包括司仪,但死者除外)。

在新西兰,InvoCare和Propel都在运行,奥克兰也重新实行了类似的限制。

葬礼越小,“额外”开支就越少

澳大利亚最大的殡葬运营商InvoCare公布上半年(1 – 6月)净利润下降48%,至4800万澳元。

管理层估计,澳大利亚的总体死亡率较上年同期下降了2-4%,低于精算假设。

在这种背景下,每年大约有15万澳大利亚人离职,但考虑到殡葬运营商高昂的固定成本,微小的百分比差异可能会对其造成影响。

一个关键数据是,InvoCare的葬礼数量下降3.5%,至22,077件,但集团收入下降逾6%,至2.26亿澳元。

悼念者减少意味着三明治、吊唁书、鲜花、纸巾等的开支减少——所有这些都加起来了。缺乏“观众”意味着更多丧亲家庭选择直接火化,放弃了时髦的棺材。

Propel的表现要好得多,本周公布利润增长6%,至1,420万澳元,销量增长17%,至13,299。

但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与InvoCare的数据不同,Propel的数据是全年数据,对病毒感染时期的反映较少。经收购和其他因素调整后,销量下降了约2.2%,收入持平。

Propel的更详细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的一年中,每个葬礼的平均收入为5756澳元,但在4月份骤降至4972澳元。但到6月20日,这一数字已回升至5862澳元。

凭借约25%的市场份额,InvoCare通过White Lady和Simplicity等品牌牢牢控制着这个支离破碎的行业。它在新加坡也有业务。

死亡率预计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恢复到平均水平

与客户不同的是,这个行业正在走下坡路,但还没有完全出局。除了温和的流感季节之外,冠状病毒已经阻止了病人求医,这可能会导致癌症和心脏病死亡率的上升,因为诊断太晚了。

除非精算师是错的——就平均加权平均而言,他们不是错的——死亡率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回归到平均水平。

InvoCare今年4月筹集了2.7亿澳元的资金,以充实自己的资金。考虑到该公司的高杠杆率和急需的2亿澳元的翻新计划,这还不错。

一些投资者对该公司宣布每股0.055澳元的中期股息感到惊讶。

InvoCare指出下半年(7月至12月)将是一个“温和的”下半年,Propel则更加热情洋溢,宣称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应对疫情的中断和不确定性”。

从业绩上看,Propel股票可谓功不可没:从2017年11月上市到6月30日止,该股累计上涨11.5%。

在此期间,ASX300指数下跌了1.4%,InvoCare的股价下跌了41%(此后又下跌了8%)。

适应消费需求的转变

从长远来看,两家公司都面临着年轻消费者的挑战,他们更喜欢不那么传统的运送方式,比如生态棺材、替代服务,甚至是Hunter S Thompson用大炮射杀遗体的选择。

但是,正如运营商已经适应了疫情虚拟葬礼时代一样,他们将再次适应不断变化的消费者需求。

毕竟,这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事情:只要确保鲜花准时送到,逝者的名字拼写正确,挖个足够大的洞就行了。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events and stock al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