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认为分红是理所当然的

Dividends bank deposits preserving capital yield funds

过去几周的情况及时提醒了人们,银行存款利息和股票分红是有区别的。

虽然银行账户上的利息支付实际上是在许多层面上得到保证的,但股票分红却没有这种保证。

股息通常比你能从现金中获得的收益高出许多倍,但把股息当作确定无疑的东西并不总是奏效。

收益基金正在遭受损失

“收益型基金”光鲜亮丽的宣传手册当然不会提及股息可能被削减或暂停发放的事实,但过去几周,随着大型银行要么削减股息,要么干脆停止发放股息,许多此类基金都陷入了困境。

由于去年ASX 200的股息约有30%(近240亿澳元)是由银行支付的,这些停牌和减资给许多上市和非上市收益基金的股息帐户造成了巨大损失。

银行几乎一致同意削减或暂停派息

第一次冲击发生在National Australia Bank (ASX: NAB)将股息削减64%至每股30c。

接着是ANZ(ASX: ANZ)Westpac(ASX: WBC),这两家银行都暂停了它们的中期股息,直到COVID-19大流行的形势变得更加明朗。

Commonwealth Bank (ASX: CBA)要到8月份才会公布业绩,但如果它没有宣布削减股息或停牌,那才令人吃惊。

股息大幅减少的背后有许多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监管机构——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上月实际上要求银行董事会认真考虑暂停支付的问题。

更糟糕的是,APRA实际上警告称,它希望随时了解世行董事会是如何做出决定的,这足以让任何世行董事会成员脊背发凉。

削减股息有很好的理由

暂停或削减股息也有一些非常合理的商业理由。

银行的杠杆率很高,因此它们很容易受到经济形势逆转的影响,从房地产估值到就业、租赁市场和商业环境。

冠状病毒大流行给所有这些变数都注入了很多不确定性,我们真的不知道经济会在这场危机结束时走向何方,甚至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时间框架。

这种大流行是百年一遇的事情,只有银行在危机爆发前削减股息、同时增加坏账拨备和下调利润预期才有意义。

保护资本可能至关重要

减少或暂停派息也能保存资本,并降低可能稀释股权的筹资风险。

尽管如此,减少和推迟派息对那些依赖派息的人来说仍是艰难的,包括退休人员和准备承担更多风险以获得更高收益的投资者。

澳大利亚的股息估算制度也鼓励了大量投资银行,同时大幅削减了银行存款的利息支出。

股息通常比银行存款要好

传统上,在收益率方面,投资于银行股总是比从银行取出存款更好,但许多投资者可能被高收益率的银行股所吸引,而没有意识到这些半年一次的支付远远得不到保证。

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可能性是,当不确定性消除后,银行发放巨额股息的时期可能结束,派息率可能下降。

许多分析师认为,派息率可能会降至利润的50%或60%左右,而不是当前危机前通常的70%至80%。

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依赖银行每年两次按时发放股息的悠久历史已经走到了尽头。

就像所有的事情一样,收益率越高,风险就越大,所以银行削减股息不应该是一个绝对的冲击。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events and stock al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