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wd Media利用影响力,以三步成长计划的方式瞄准千禧一代

Crown Media influencers target Millennials ASX CM8
这家社交媒体商务公司有六个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品牌准备在明年推出。

与许多因新冠病毒疫情而陷入困境的企业相比,社交媒体商业公司Crowd Media (ASX: CM8)在去年突飞猛进,因为在线零售市场在疫情期间持续繁荣。

这家专注于千禧一代的企业通过社交媒体影响者渠道销售各种产品和服务,最近推出了直接面向消费者(D2C)品牌,包括London Labs(护发)、KINN-Living(环保清洁产品)、I am Kamu(手表和配件)和Vital Innovations(医疗和家庭产品)。

该公司声称,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家专注于有影响力的社交商务市场的上市公司”,在过去5年里,它与30个国家、10多种语言的1万多名有影响力的人进行了合作。

在2019年底进行业务重组后,众众传媒成功实施了新的三阶段增长战略,并有6个D2C品牌准备在明年推出。

网络零售在大流行期间蓬勃发展

由于全球许多企业都因疫情而关闭了实体店,网上零售额飙升。

根据全球消费数据,美国5月份零售额增长17.7%,澳大利亚消费支出增长16.3%。

此外,世界上很多人都在家工作,或者暂停了学习和学习安排,这让千禧一代有更多时间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浏览社交媒体。

这两个因素的结合创造了一个理想的商业场景,其模式是基于通过影响者渠道在线销售产品。

影响者营销是如何运作的?

众传媒的目标市场是千禧一代和Z一代的消费者,他们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口群体,预计到2020年将有49亿人。

该公司称,千禧一代或Z一代平均每天花在社交媒体上的时间超过5小时,随着他们进入职场,他们的购买力正在迅速增强。

出于这个原因,在这一人群中销售的一个重要驱动力是影响力营销,这是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目前价值约200亿美元(290亿澳元),并且增长迅速。

在基本层面上,影响者营销包括“影响者”在他们的社交媒体账户(比如Instagram)上发布一则故事,推广众传媒的某个品牌。他们可能会展示一种化妆品的应用或描述护肤范围的好处,作为一些例子。

{%ALT_TEXT%}
影响者营销是如何运作的。

感兴趣的粉丝可以“向上滑动”购买产品。这一行为会引导消费者蜂拥至Crowd Media品牌的网站,在那里他们可以将产品添加到购物车中,并使用多种支付方式进行“结账”。

Crowd Media表示,在过去五年的运营中,该公司已经获得了超过500万的千禧一代客户。

Crowd Media在澳大利亚和荷兰阿姆斯特丹设有办事处,主要针对欧洲市场。据记录,在欧洲,96%的千禧一代拥有智能手机,超过2.8亿千禧一代每天使用互联网。

增长战略

Crowd Media的商业模式基于三个关键的增长战略。目前,该公司正在实施第一项战略,即Horizon 1,该战略的重点是通过D2C销售获得更大的零售支出份额。

在这个阶段,Crowd出售它拥有、部分拥有或与之战略结盟的产品和服务。

该公司已经安排了6个D2C品牌,将于2021财年在移动、网络和亚马逊零售平台上推出。

明年,Crowd Media预计将推出Horizon 2,该公司的战略是通过合作、伙伴关系或战略联盟来销售产品。

该公司表示,这些联系最初将出现在旅游保险和金融科技领域。目前,该公司正在为insuretech部门获取适当的许可证。

Crowd Media增长模式的第三个策略是Horizon 3,它包括加强和发展现有的联盟,以及探索一些创新的技术理念。

该公司将其目标描述为找到影响者营销的“圣杯”。

“通过将Crowd现有的问答聊天机器人技术与我们合作开发伙伴的数字视觉技术相结合,我们将在消费者和有影响力的人之间创造一种有趣的‘对话式商务’体验……想象一下通过与拿破仑的Facetiming来了解特拉法加战役。”

最后一项战略将在2022年实施。

新董事会推动财务好转

Crowd Media于2015年以Crowd Mobile的名字首次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并在去年经历了重大变革。

在经历了前两个财政年度的重大亏损,包括2019财年470万澳元的净亏损后,该公司在2019年9月迎来了欧洲投资者集团(即欧洲财团(EC)) 270万澳元的投资。

作为交易的一部分,Crowd Media任命EC负责人Steven Schapera和Robert Quandt分别担任董事会主席和非执行董事。

Schapera是健康和美容领域经验丰富的高管,曾与人共同创立BECCA化妆品品牌,并担任该品牌的全球首席执行官。2016年,该品牌以3亿澳元的价格出售给Estee Lauder。

Quandt特拥有企业咨询背景,最近曾担任柏林知名品牌建设公司Invincible Brands GmbH的董事和首席运营官。

自重组以来,Crowd Media取得了重大转机,在2020财年上半年实现了850万澳元的营收,接近收支平衡。

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也减少至3.6万澳元,而2019财年上半年报告的亏损为130万澳元。

该公司将业绩好转归功于公司的新董事会,新董事会“严格审查”了问答和订阅垂直类网站的收入质量,以进一步从流媒体中获取利润。

截至今年5月,该公司实现收入1,360万澳元,基础息税前利润仅为10万澳元。

该公司还表示,在整个财年,公司至少有望实现盈亏平衡,这将比2019财年260万美元的潜在EBITDA亏损要好。

此外,众传媒上月通过配股成功融资150万澳元,以“强化资产负债表、加速扩张和提振销售”。

此次融资还意在将其去年从金融科技贷款机构Billfront获得的一项循环安排削减至多50万澳元。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events and stock al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