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价最近的飙升是经济复苏、潜在需求还是中国的储备?

Copper recovery economy China 2020 price
随着中国在经济复苏和预计将出现巨额逆差的情况下开始主导贸易,铜面临着一种独特的局面。

随着中国在经济复苏和预计将出现巨额逆差的情况下开始主导贸易,铜面临着一种独特的局面。

作为世界最交易金属铜本周飙升至七年高位7674美元每吨在伦敦金属交易所,让投机者辩论如果是Dr Copper的信号恢复经济,潜在需求,或者中国储备以控制市场。

近几个月来,中国一直被指“恐慌性购买”铜,与此同时,中国缩减了美元敞口,并向国际交易商推出了以人民币计价的铜期货合约

新的铜期货合约上月开始通过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旗下的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Shanghai International Energy Exchange)交易,这是上海首个对外国人开放的铜期货合约。

由于铜是全球交易量最大的金属之一,新合约可能会带来大量资金转手,并使中国获得其寻求的定价权,即通过扩大人民币的国际范围和遏制美元的影响力。

11月早些时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应努力提高国家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力,以更好地为经济服务。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新合同可能成为亚太地区的定价基准,这将促进中国对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整体影响。

作为全球最大的铜消费国,中国至少占据了全球精炼铜产量的50%。

然而,中国每年消费需求的80%靠进口——约1100万吨。

2019年,全球铜需求接近24吨。

据Bloomberg报道,中国2020年的铜进口量已经超过了2019年的水平。

推动这种消费的部分原因是中国最近的基础设施刺激计划,中国为基础设施项目拨出了人民币1.5万亿元。

还有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中国最新的五年计划中包括了储备铜,但证实这一点的细节要到明年才能公布。

国际铜研究组织(International Copper Study Group)估计,SFE持有的铜库存在2020年10月较去年12月增长了13%。

中国压缩了澳大利亚的出口

不难理解的是,中国正迅速转向垄断铜市场,因为近年来,中国曾对贸易伙伴和其他金属施加影响力。

澳大利亚出口商已经面临着联邦政府和中国政府之间紧张关系的影响。

继澳大利亚加入其他国家的行列,要求国际社会对中国处理新冠肺炎疫情的方式进行调查后,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摩擦不断升温。

澳大利亚也禁止了中国的华为5G移动网络。

作为报复,中国提高了关税,抵制了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大麦、肉类和海鲜等产品,并限制了对煤炭的购买。

这相当于澳大利亚对中国近1,500亿澳元的出口额中约210亿澳元。

中国最近抵制的澳大利亚出口商品之一是铜。澳大利亚开采的铜有50%以上运往中国,但澳大利亚的铜出口只占中国需求的不到5%。

铜价在大流行期间的走势

中国是最早从冠状病毒大流行中恢复的国家之一,经济数据显示,中国全年GDP有望实现正增长。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铜库存1月份收于17.98万吨,平均每吨6049.20美元。

随着新冠肺炎震撼世界,库存不断增加,3月份价格跌至每吨4617.50美元的低点。

截至5月底,LME铜库存已升至255,725吨。

不过,全球铜矿的关闭阻止了供应过剩冲击市场,而中国增加购买使库存在7月底降至126675吨。

{%ALT_TEXT%}
铜价已从今年早些时候的低点强势反弹。

这仍将价格推回到大流行前的水平,当月平均价格为每吨6,353.76美元。

LME库存在8月和9月初继续减少,部分分析师将其称为中国的“恐慌性购买”。

自那以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铜库存已反弹至14.98万吨,这可以归因于全球生产的复苏。

与此同时,铜价在整个11月稳步上涨,开始低于每吨6,750美元,结束时为每吨7,674.5美元。

经济复苏还是基本需求?

分析师多年来一直在鼓吹,铜市场将出现消费增加、生产减少的局面。

近年来,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战以及随后的大流行,阻碍了人们期待已久的大宗商品复兴。

尽管库存已持平至大流行前的水平,但铜价不仅已回升,而且已升至多年高点。

这种金属通常被称为Dr Copper,由于其在家庭和大多数部门的广泛使用,经常被用作经济健康的信号。

许多评论人士预计,价格上涨可以归因于经济人气的改善——明年将推出数种疫苗。

美国新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也加剧了这种局面。许多人认为,拜登下月正式宣誓就职后,将带来稳定,并修复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紧张关系。

拜登的政策之一是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并投资于可再生技术——这需要大量的铜。仅电动汽车就需要83kg以上的铜,是传统内燃机汽车22.5kg铜需求量的4倍。

在可再生能源方面,国际铜业协会声称,一台风力涡轮机需要862公斤铜。

分析师Roskill预测,到2035年,铜的使用量将从人均4公斤增加到人均5公斤。这位分析师将这种增长归因于全球持续的城市化和电气化,以及对包括电动汽车在内的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增加。

与此同时,在供应方面,贸易紧张局势和疫情大流行压低了铜价。

低迷的价格和持续的波动也加大了有抱负的矿商锁定先进项目融资的难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也将影响全球供应。

此外,现有的业务正在老化,向更深层次发展,并与不断下降的矿石品位和储量作斗争。

很难准确预测铜需求的走向——尤其是在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普及率难以精确预测的情况下。

全球铜矿商泰克(Teck)预测,在高需求情况下,到2025年铜需求量可能会出现310万吨/年的缺口。根据基本需求情况,同期的缺口估计为200万吨/天。

与此同时,Codelco认为,到2028年,需要新项目来填补预计的400万吨的需求缺口。

这家铜业巨头甚至预计,即使所有可能的项目都被开发出来,也不足以弥补这一差距。

有趣的时代

铜市场未来肯定会有有趣的时期。

中国正试图控制价格,以满足自己的需求。据预测,中国市场多年来将出现严重的供应不足。

此外,铜博士还发出了全球经济正在好转的草根信号。

虽然无法作出准确的预测,但这种商品所面临的情形肯定是独一无二的。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interviews and stock ale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