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各国寻求将工厂迁回国内,中国面临经济打击

China economic hit factories trade COVID-19 products industry
冠状病毒大流行令中国的贸易伙伴感到不安,这些国家的重要产品依赖于中国的制造业。

有人说这是全球化的终结。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这至少可能是中国作为世界工厂角色的终结。

首先,北京只需要应对Donald Trump及其与中国的贸易战。

2019年,由于华盛顿实施的管制和关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较2018年下降了17%。

现在,不仅美国人(已经征收了关税)现在加倍努力,谈论将制造业迁回美国,重建自己的供应链,欧洲人和日本人也一样。

日本已经承诺2435亿日元(35.4亿澳元)帮助其制造商将工厂运出中国。

冠状病毒,尤其是中国对大流行起源的掩饰,在发达国家引发了严重的政治反应。

欧盟正在谈论“战略自主”。

令中国的大型贸易伙伴感到不安的是,他们突然意识到,在许多重要的保健品和药物成分方面,他们依赖中国工厂。

美国立法者寻求针对中国产品的新规则

美国参议院已经通过了扭转这一局面的法案。

来自阿肯色州的共和党参议员Tom Cotton提议,取消对任何在中国生产的药品或原料的联邦资金和补贴。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Mario Rubio有一项立法,要求某些供应链必须设在美国。

台湾已经成为控制冠状病毒的典范,目前仅有6名台湾公民死于该病毒。

鲜为人知的是,台湾还编写了控制自己供应链的教科书。

到目前为止,已有180家台湾公司将制造业从中国大陆带回台湾,在台湾投资7510亿新台币(合390.1亿澳元)(顺便说一下,台湾的官方名称仍然是中华民国)。

这样做的原因之一是,台湾的制造业不受美国对华关税的影响。

欧洲人担心外资会收购关键行业

由于冠状病毒的禁售令,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宣布,准备阻止外资收购陷入困境的资产。

欧洲也意识到了这种危险。

欧盟贸易专员Phil Hogan公布了一项计划,不仅在制药行业,还包括电动汽车电池技术。

来自爱尔兰的Hogan表示,有必要讨论“战略自主意味着什么”,这将涉及建立“基于多样化的弹性供应链”。

Supply chain China manufacturing COVID-19
世界各国的供应链都已开始依赖中国。

今年4月中旬,他告诉欧盟成员国,布鲁塞尔已准备好监督来自欧盟以外的任何收购要约。

Hogan补充称:“经济脆弱性可能导致关键基础设施或技术的抛售。”

柏林、巴黎、罗马和马德里的政府最近都增加了否决非欧盟投资的权力。

据新报道,欧盟还将对涉及安全的收购进行审查。然而,这不仅与中国有关——今年,在有报道称美国将竞购一家德国疫苗研究公司后,警钟敲响了。

中国的倾销也激怒了欧盟官员;针对中国产品的反倾销措施约有93项,相比之下,俄罗斯有10项,印度有7项,美国有6项。

然而,尽管欧洲对供应链掌握在中国手中的担忧与日俱增,但任何举措都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德国的协议

贸易是一条双行道,这对柏林利害攸关:德国对中国的出口超过了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和荷兰的总和。

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为回流埋单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Larry Kudlowhas表示,华盛顿应该为美国企业将制造业务迁回美国支付搬迁成本。

他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在工厂、设备、知识产权、建筑和装修方面,100%的直接支出。”

美国一家主要的医疗保健生产商已经确定了22种防护服和30种药品应该在美国生产,以确保供应安全。

美国企业向中国(以及墨西哥和其它低工资地区)转移,不仅导致数百万就业岗位消失,还导致贸易逆差上升。

中国面临的问题

冠状病毒暴露了世界各国领导人(包括澳大利亚)供应链的脆弱性。

例如,在这个国家,数周内几乎不可能买到体温计——这很重要,因为发烧是这种病毒的早期症状之一。

但是,中国现在面临的是日本所经历的——制造业基地的空心化。

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实业家们寻求低工资国家,以逃避国内的高工资成本。

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问题,不是因为成本,而是地缘政治和战略原因。

出口行业雇佣了1.8亿中国工人。

中国政府眼下面临的问题是,尽管它已“重新开业”,但它的客户却没有。

它的长期问题是,全球化是否已经消亡——因为正是全球化让北京成为了世界工厂。

中国制造业的霸主地位能否持续下去,取决于全球化的持续。

现在不是金钱在说话。这是政治和国家利益。

Join Small Caps News

Get notified of the latest news, events and stock alerts